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兰花吧-中国专业的兰花网站|兰花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16201|回复: 30

解读蕙兰“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

[复制链接]

6653

主题

8151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8350

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论坛元老

QQ
发表于 2012-11-15 21: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兰友,享用更多功能,发帖和回帖还可赢取兰花或植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蕙花小蕊头形“五门八式”是前人依据蕙花小花蕾的形状择取佳种的宝贵经验总结,是艺兰先辈留给我们的无价瑰宝。“五门八式”传播四海,在圈中影响深远,是兰友们经常挂在嘴边的永远话题。然而,由于前人著述多用文言,惜字如金加之诸多专用术语、行话、方言俚语杂陈其间,以及语言环境的殊异,这就给今天兰友们的正确解读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蕙蕊头形“五门八式”现今可查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清光绪二年(丙子,公元1876年)袁世俊《兰言述略》,成书于民国十二年(癸亥,公元1923年)吴恩元《兰蕙小史》亦录蕙花小蕊头形“五门八式”,如下:
“蕙花至小排铃时,头形有五门,分列八式,如左:
巧种门
蜈蚣钳——开紧边厚肉、合背硬捧心、小舌梅者居多,分窠大舌仙者少,软者即分窠大舌梅。此推上品之第一。
大平切——开平边厚肉、大舌、分窠捧心者居多,合硬、小舌梅者少,梅仙皆出。此推上品之第二。
小平切——开平边、长脚圆头、分窠捧心、大舌者居多,合硬、小舌者少,多出仙种。此推上品之第三。
(喬皮)角门
瓜子口——开宽边文(喬皮),出仙者居多,出梅者少。此推上品之第四。
石榴头——开宽边武(喬皮),飞捧方缺舌,梅仙皆出。此推上品之第五。
官种门
杏仁形——开宽边、蒲扇捧、春兰舌,是为水仙。此推上品之第六。
癃放门
油灰块——花未开先见捧心。所谓油灰块者,捧心合硬如油灰块也。外三瓣开时,卷边皱角,不能舒展,如人有痹癃之疾,故谓之癃放也。捧全合硬者居多,有(喬皮)硬小舌者,更有分头合背无舌者,其名曰“三瓣一鼻头”。梅仙中最劣之品也。
行花门
尖头形——蕙中开梅仙外,尽属此形。上搭深而蕊形短阔,或开荷瓣,否则皆无名粗花而已。
此外,有倒松子形、茉莉花形、押惊螺形、蜒蝣头形、白果形、砂豆形、蟹钳形、蜜蜂尾形、道袍襟式、橄榄核式、香灯形式、羊角形式、剪刀式、月牙式诸名目,或出异花,无佳品也。”
释义:
巧种门
蜈蚣钳——舒瓣后开出紧边厚肉的外三瓣、分头合背硬捧、小舌梅瓣的概率居多,开出分窠捧、大舌水仙瓣的概率较少。这一式小花蕾舒瓣后,如果是捧瓣较软的,开出来的就是五瓣分窠的大舌梅瓣。此式蕾形的蕙花应该算作上品中的第一。
大平切——舒瓣后开出平边厚肉的外三瓣、大舌、分窠捧的概率居多,开出分头合背硬捧、小舌梅瓣的概率较少。这一式的小花蕾舒瓣后的开品中,既有梅瓣也有水仙瓣。此式蕾形的蕙花应该算作上品中的第二。
小平切——舒瓣后开出平边、长脚圆头的外三瓣,分窠捧、大舌中宫的的概率居多,开出合背硬捧、小舌中宫的概率较少。这一式小花蕾舒瓣后大多会开出水仙瓣。此式蕾形的蕙花排应该算作上品中的第三。
(喬皮)qiáo角门
瓜子口——舒瓣后会开出宽边、瓣端微带飘翘的外三瓣,开出水仙瓣的概率居多,开出梅瓣的概率较少。此式蕾形蕙花应该算作上品中的第四。
石榴头——舒瓣后会开出宽边、飘翘明显的外三瓣,猫耳捧、方缺舌。这一式的小花蕾舒瓣后的开品中,既有梅瓣也有水仙瓣。此式蕾形的蕙花应该算作上品中的第五。
官种门
杏仁形——舒瓣后会开出宽边外三瓣、蒲扇捧、春兰舌,属水仙瓣。此式蕾形的蕙花应该算作上品中的第六。
癃放门
油灰块——外瓣还没有打开就能看到捧瓣。所谓油灰块的说法,是说捧瓣粘结象油灰块一样。外三瓣打开的时候,卷边皱角,不能舒展,就象患了风湿佝偻的病人,所以就称作癃放。这一式的小花蕾舒瓣后,捧瓣往往完全粘结在一起,舌瓣有飘扭硬小的,更有鼻舌粘连没有舌瓣的,叫作“三瓣一鼻头”。此式蕾形的蕙花是梅仙类当中最差的一品。
行花门
尖头形——蕙花中除去开梅瓣与水仙瓣以外,都属于此形。如果上搭深而蕊形短阔,有可能开荷瓣,除此以外就都是无名粗花了。
此外,还有倒松子形、茉莉花形、押惊螺形、蜒蝣头形、白果形、砂豆形、蟹钳形、蜜蜂尾形、道袍襟式、橄榄核式、香灯形式、羊角形式、剪刀式、月牙式这些名目,也可能会开出奇异的花,没有什么好的品种。
“五门八式”中的“门”是指门类,分门别类嘛,“式”无需多言是指样式。(喬皮)字必须解释一下,这是一个异体字,左半部是个繁体的“乔”右半边是个“皮”字。字读半边,音qiáo。(喬皮)字在江浙方言俚语中多用来形容片状物件的飘扭不平。有些地区的兰友可能对(喬皮)字的含义没有直观的体会,不要紧,薯片见过吧,那玩意儿就是(喬皮)的典型。先辈们用这个字来描述兰瓣的飘翘那是非常恰当的。汉字简化后的兰著多用“皱”字替代了(喬皮)字。“皱”字的含义与(喬皮)字接近,不过“皱”字所指的不平整的形态与(喬皮)字还是有区别的,远远不及(喬皮)字来得精准,读起来也很别扭,只能算是一种不得以而为之吧。比较起来,还是后来出现的“飘门”的说法更具魅力,不过这里咱们为了体现“五门八式”的“原生态”,由于现行字符集都不支持无法在电脑里打出,只好用“(喬皮)”的形式替代了。
原文中,蜈蚣钳一节中的“合背”一词是指分头合背,“分窠”是指五瓣分巢,“软者”所指的是捧瓣;大平切一节的 “合硬”一词即是指蜈蚣钳一式中所说的分头合背硬捧;杏仁形一节的“蒲扇捧”是指具弱雄性化的捧,捧端微有浅兜或封白,比较类似于过去纳凉用蒲扇的封边;“春兰舌”所指的是一般普通春兰的舌瓣。我们知道,蕙兰的花器远比春兰发达,于唇瓣而言,普通蕙兰唇瓣的长度大约要接近于普通春兰的3倍左右。所以,相比于春兰,先人们选择蕙花的时候,在对于舌瓣的要求上,是明显的放低了标准的,认为蕙兰的舌只要达到了普通春兰舌瓣的长宽比例,便可以进入细花的行列了。
不难看出,蕙花小蕊“五门八式”是一个树形架构,它有五个主要分支,分别是:巧种门、(喬皮)角门、官种门、癃放门、行花门,共五门。这五门又各有分支,其中,巧种门有三个分支,分别是:蜈蚣钳、大平切、小平切;(喬皮)角门有两个分支,分别是:瓜子口、石榴头;癃放门只有一个分支:油灰块;行花门也只有一个分支:尖头形。合成八式。
那么,蕙花小蕊头形的“五门八式”来源于何处呢?清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许霁楼《兰蕙同心录》附录中载有萧山沈沛霖分载蕙蕊“头形八法”:
“梅瓣门——窿放三形
蜈蚣钳头形:开紧边梅。豆荚捧或蟹钳捧,长尖舌或长行舌,硬捧、分头合背,梅门次品。
大三并头形:开大紧边合背梅。硬蚕蛾捧或挖耳捧,舌能放宕者,梅门上品也。
小三并头形:开重紧边五瓣梅。软蚕蛾捧或挖耳捧,大如意舌,梅门精品。
水仙门——官种两形
大平切头形,开平边五瓣水仙梅。阔观音兜捧,大圆铺舌,五瓣胖圆,八形之首领也。
小平切头形,开平边官种水仙。观音兜捧,大铺舌,落一二肩,质糯肉厚者亦可上选。
皱角门——宽边三形
瓜子口头形;开平边微皱水仙。圆缺舌,滑口捧或琵琶头捧,质厚肉糯者,亦为精选。
净瓶头头形;开宽边小皱角,琵琶头捧,圆缺舌,无背筋、肉糯者,亦为佳种。
石榴头头形;开宽边大皱角,仰挢捧,板方舌,有背筋者,多罕有高种。”
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头形八法”的实质是“三门八形”,分别是:梅瓣门——窿放三形,蜈蚣钳头形、大三并头形、小三并头形;水仙门——官种两形,大平切头形、小平切头形;皱角门——宽边三形。
将“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中的全部信息相比较我们发现,就“门”而言,五门八式”比“头形八法”多出两门。其中,“五门八式”中的巧种门应该包含在“头形八法”梅瓣门——窿放三形(大三并头形、小三并头形)与水仙门——官种两形(大平切头形)之中;“五门八式”与“头形八法” 都有皱角门一说;“五门八式”中的官种门应该包含在“头形八法”水仙门——官种两形(小平切头形)之中;“五门八式”中的癃放门“头形八法”归入梅瓣门——窿放三形(大三并头形)中;“五门八式”中的行花门“头形八法”将其排除在外。就“式”与“形”而言,“五门八式”中的杏仁形、油灰块、尖头形三式,“头形八法”未提及;而“头形八法”中的大三并头形、小三并头形、净瓶头头形三式,“五门八式”中亦未提及;蜈蚣钳、大平切、小平切、瓜子口、石榴头五形(式)为二者共用,但仔细对照其后的文字叙述我们就会发现,虽然它们的名称相同但它们所包含的实质内容是有区别的。比如,“五门八式”中的“蜈蚣钳”:“开紧边厚肉、合背硬捧心、小舌梅者居多,分窠大舌仙者少,软者即分窠大舌梅。此推上品之第一。”而“头形八法” 中的“蜈蚣钳”为:“开紧边梅。豆荚捧或蟹钳捧,长尖舌或长行舌,硬捧、分头合背,梅门次品。”
综合分析下来,“五门八式”脱胎于“头形八法”是可以肯定的。二者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但实质内容并不完全等同。
首先一个,二者有着相同的架构但排序不同,“五门八式”的排序是按照其时的品赏标准由“上品之第一”至“无名粗花而已”,由优至劣依次排列,贯穿其中的是一条下坡线。那么,“头形八法”中的“三门八形”的排序,其由“梅门次品”始,至“罕有高种”终,而将“八形之首领”位列第四,是为什么呢?通过仔细分析我们就会发现,由“次品”到“上品”再到“精品”一直到峰顶的“八形之首领”,再依次往后的“亦可上选”、“亦为精选”、“亦为佳种”、“罕有高种”,若将其连贯起来,其实是一条抛物线(峰线)。
而这条峰线仅仅是一条明线。
有兰友或许要问,既然有了明线,那还有暗线吗?答案是肯定的,有!而且这条暗线就是破译“头形八法”密码的钥匙,这把钥匙让我们揭开了“五门八式”与“头形八法”中的诸多未解之谜。
这条暗线是什么?答:捧瓣的雄性化(蕊柱化)程度。
我们知道,梅仙类的花是都具有某种程度的捧瓣雄性化
(蕊柱化)的。而雄性化程度反映在外瓣上,就是瓣子呈现出与雄性化程度成正比的阔大胖圆。此外,瓣端大体上尚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向内的拱抱、另一种是向外的翻转。一般来说,这种拱抱与翻转的程度,往往也与捧瓣的雄性化程度成正比。
“头形八法”中,由起始“蜈蚣钳头形”的“硬捧,分头合背”,到谷底的“瓜子口头形”的“滑口捧或琵琶头捧”,直到最后的“石榴头头形”的“仰挢捧”,如果按照捧瓣的雄性化程度排列,恰好是一条反抛物线(谷线)。
由此我们还可以直观的感知那个时代艺兰先辈们的品赏标准,以正为上、以倚为下。所以,在排序上,开品中规中矩的梅仙排位在前,且捧瓣的捧瓣的雄性化越强烈排位越靠前;而瓣子反桥的“飘门”花则排位在后,且捧瓣的雄性化越强烈排位越靠后。但同时,虽然“蜈蚣钳头形”“硬捧,分头合背”的花花,论雄性化虽位居于榜首,但由于雄性化程度太强,便犯下了过犹不及的毛病,若论花品却是品级最低,而是将位于雄性化半山腰的大平切头形奉为“八形之首领”,充分体现了传统审美意识形态里的中庸思想。
为了揭示“五门八式”与“头形八法”中的诸多奥秘,我们不妨将“五门八式”也按照“头形八法”捧瓣雄性化程度的排序方法重新排列比较一下。由于“头形八法”中忽略了“尖头形”,“五门八式”中缺了“净瓶头头形”,我们分别将二者插入其中,并用扩号加以区分。
“头形八法”:蜈蚣钳头形→大三并头形→小三并头形→大平切头形→小平切头形→(尖头形)→瓜子口头形→净瓶头头形→石榴头头形→
“五门八式”:油灰块→蜈蚣钳→大平切→小平切→杏仁形→尖头形→瓜子口→(净瓶头头形)→石榴头→
如果我们分别将这两个的排序首尾相连弯曲起来,它们就会各自形成一个环状链,在这个环状链中,它们的上下级之间的捧瓣的雄性化程度是递增或递减的关系,且其中的任何一级都是它的上级与下级间的中间类型。
在“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五个名称相同的“形、式”里面,通过对比分析其后的文字叙述,可以看出,虽然名称相同,但“头形八法”里面的“蜈蚣钳头形”要比“五门八式”里“蜈蚣钳”捧瓣雄性化程度升一级。“头形八法”“蜈蚣钳头形”一节里的捧为“硬捧,分头合背”,这已经是“头形八法”里捧瓣里雄性化程度最强烈的一种。而“五门八式”中,“蜈蚣钳”的捧虽然也是“合背硬捧心” 但其后同时有“软者即分窠大舌梅”的叙述,并且“五门八式”中捧瓣里雄性化程度最强烈的是“油灰块”,“蜈蚣钳”只是位列第二。而“头形八法”里的大小“平切头形”,由于前面多出两个大小“三并头形”,所以,这二者的捧瓣雄性化程度则要比“五门八式”中的大小“平切”稍降一级。为什么“蜈蚣钳头形”至“大平切头形”之间插入了两个“三并头形”而我们却说“平切头形”比“平切”的捧瓣里雄性化程度只降了一级而不是两级呢?就是因为前面提到的“头形八法”里捧瓣里雄性化程度最强烈的是“蜈蚣钳头形”,而“五门八式”中捧瓣里雄性化程度最强烈的并不是“蜈蚣钳”而是“油灰块”。不过,显而易见,“油灰块”的捧瓣雄性化程度是要高于“蜈蚣钳头形”的。若这二者按捧瓣雄性化程度排位,“油灰块”排位在前。而“头形八法”中,由于在“皱角门”中“瓜子口头形”与“石榴头头形”之间插入了位于二者中间形态的“净瓶头头形”,分了三级,比“五门八式”“皱角门”下的两级切分更细。所以,“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 “皱角门”中若按捧瓣雄性化程度由低至高排位,“瓜子口头形”位于“瓜子口”之前,“石榴头头形”则位于“石榴头”之后。
这样,我们就可以将上面提到的两个环拆分后按捧瓣雄性化程度的排序组成一个“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相叠加的更大的环状链:油灰块→蜈蚣钳头形→蜈蚣钳→大三并头形→小三并头形→大平切→大平切头形→小平切→小平切头形→杏仁形→尖头形→瓜子口头形→瓜子口→净瓶头头形→石榴头→石榴头头形→(接油灰块)。
由这个排序同时可见:>油灰块≥蜈蚣钳头形≥蜈蚣钳≥大三并头形>小三并头≥大平切≥大平切头形≥小平切≥小平切头形≥杏仁形>尖头形<瓜子口头形≤瓜子口≤净瓶头头形≤石榴头≤石榴头头形<。
这样,我们大体知道了“八形”与“八式”的演变过程以及它们的内在联系与对等互换关系。这个演变过程以及它们的对等关系,是可以在当时流传下来的几个存世传统铭品中得到验证的。
《兰蕙同心录》在描述花品时用的是沈沛霖的蕙蕊“头形八法”,如:大一品上海梅元字“蕊形小三并”,关顶“大平切头形”,大陈字“小平切头形”,后上海“瓜子口头形”等。成书比《兰蕙同心录》晚了16年《兰言述略》最早记载了蕙蕊头形“五门八式”,并同时在 “五门八式”中列入了蕙花品种的头形,如:潘绿程梅、关顶“蜈蚣钳”,大一品、上海梅、元字“大平切”,大陈字仙、小塘字仙 “小平切”等。
有一点必须要说明。无论何种类型的生命体,它们的不同个体以及个体的不同时期、不同状态下的体征都是有着微妙差异的。兰花也不例外。《兰言述略》曰:“其种有七十二种之说,实则逐种逐样,不能繁载也”。
“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都只是运用了某种打包方法进行的一个粗略的分类,只是一种达到了较高准确度的概率。这些单个“形、式”的内部,还可以进一步的细分。多数时候,“形、式”的内部往往还会出现“变脸”,即便是在同一杆花里面,也会有“一爷娘生九等子”的状况;而相邻的“形、式”之间,却又往往存在着诸多的相似度。或者说在单个的“形、式”中往往存在着与相邻“形、式”之间的中间“形、式”,甚至还会存在跨级别相似的情形。这样,往往会另我们将某一“形、式”与它的相邻“形、式”误判。或许,这也是“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之间“和而不同”的原因之一。对“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的理解,我们应当结合艺兰实践,灵活运用,切不可生搬硬套。
关于“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的内容暂时先探讨到这里。
下篇与兰友们继续探讨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话题;“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中单个的“形、式”的名称该如何理解。

兰花解图1

兰花解图1


兰花解图2

兰花解图2


兰花解图3

兰花解图3

兰花解图4

兰花解图4


“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下虽然各有八形八式,但其中有五个“形、式”是相同的,只不过“头形八法”中在名称后多了“头形”两个字,再加上余下的六个“形、式”,总共十一个“形、式”。它们分别是:蜈蚣钳、大三并、小三并、大平切、小平切、杏仁形、瓜子口、净瓶头、石榴头、油灰块、尖头形。
这十一个“形、式”里面,蜈蚣钳、杏仁形、瓜子口、净瓶头、石榴头、油灰块六个运用了比拟的修辞手法,取其形似,直观而易懂,比较好理解;尖头形采用的修辞手法是白描,也非常贴切;剩下四个:大三并、小三并、大平切、小平切,两大两小。
什么三并、什么平切的咱们不懂,大小还是分得清的。所以,看起来四个,其实是两个:三并、平切。
继续往下走,什么并、什么切的咱们或许不懂。三,一二三,三个数还是识的;平,什么可以叫作平,咱们大概也不会出什么原则性的问题。
那就只剩下两个字了:并!切!
关于切,几乎解放后的所有兰著都有相类似的解释:“大平切,指花蕾出壳后,蕊顶如刀切平一般,小平切,是指蕊顶的平切较小”。
这一解可就把咱害苦了。
自打养蕙初始,咱就盯着大小平切的蕾形看,别说小平切了,就是大平切,怎么看这蕊顶都与经验中对平的认知挂不上钩。当然,当有些蕊尖抱得不是很紧的情况下,平切类的蕊顶也会有些显平,但平得非常有限。而且蕊顶那一小点的“平”,往往是大平切的蕊顶平切不“大”、小平切的蕊顶平切不“小”。
蕊顶平的蕾形不是没有,瓜子口的蕊顶就是平的,蜈蚣钳的蕊顶也有平的,某些油灰块的蕊顶有时候可以平得在上面跳舞。可跳舞归跳舞,也不可能一跳舞油灰块就嫁给大平切变成一家子不是。渐渐的,花看得多了,越琢磨这事儿越不对:蕊顶若平,无论大平还是小平,舒瓣后的瓣端若非内扣必是中缺,非梅即飘,怎会开出五瓣分巢的标准大舌仙?
先贤著述,是非常讲究炼字词的,在字义表达的精准度上,基本上都是精确制导、弹无虚发的。莫非这切字乃是另有所指?
国语发音中,切字读平声qiē时候,可能大家最先联想到的就是刀切,不过这切字的含义可不止用刀这么简单!作为本义的延伸,切字还可以用来表示物体之间的一种位置叠合关系,即几何中的体与体相切;另外,切字在江浙方言的发音只有一种,无论是要表达何种意思,都是读作去声的。而在国语发音中,当切字读去声qiè时候第一个意思就是密合、贴近之义。那么创始于江浙的“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中的大小平切里的“切”字 会不会也同时蕴含了这层含义呢?
大家知道,无论是五门八式还是头形八法,之所以看小蕊,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根据小蕊的形态推断其日后的开品。而小蕊的全息形态,主要是由三个方面体现出来的:第一、小蕊的整体外轮形态,第二、小蕊三瓣中单个瓣端的形态,第三,瓣端之间呈现出来的位置关系。等等。
所以,看小蕊,第一步就是要看小蕊的整体外轮形态。《第一香笔记》中说:“花蕊以短而圆绽为上。”五门八式行花门一节亦云:“尖头形——蕙中开梅仙外,尽属此形。上搭深而蕊形短阔,或开荷瓣,否则皆无名粗花而已。”小蕊的外轮廓即是二副瓣的中筋,通过小蕊外轮廓的长宽比,既可初步判断其日后外三瓣的长宽比。
第二步,就是要看小蕊三瓣中单个瓣端的形态,由于小排玲时基本上还无法看到小蕊的阴面,此时即是通过察看小蕊二副瓣边际线至外轮廓的形态所展现出来的半片瓣端形态,镜像出瓣端的全貌。
第三步,即是要通过瓣端之间呈现出来的位置关系,比如二副瓣之间的抱合情形(搭口),进一步判断放花后的外瓣形状。当露出“凤眼”之时,还要通过察看“凤眼”的大小判断外瓣的收根情形。
我们智慧的前人,岂会只将目光聚焦于蕊顶之一锥?
不妨回过头,看看五门八式中便于理解的几式,蜈蚣钳、杏仁形、瓜子口、净瓶头、石榴头。这当中的杏仁形明显是用以形容小蕊的外轮形态,其余几式头形描述的也都是包含了
小蕊端部向下延伸了的那一部分的,同时,还蕴含了小蕊瓣端的搭口线。比如蜈蚣钳,如果仅有端部的外轮廓线而没里面的有搭口线的话,是构不成完整的钳状形态的。瓜子口、净瓶头、石榴头,也都一样,都是由外部的外轮廓线与里边的搭口线一同组成了蕊端的整体形态。
所以,综合分析下来,所谓平切所指的部位,原文本意应该是指小蕊端部二副瓣纵向的抱合形态(上搭口)而非蕊尖的横向一线。兰友们只要仔细观察比较一下就会发现,平切式小蕊的搭口线基本上是两条夹角较小的直(平)线。且这两条搭口线的平直,是相对于上一式蜈蚣钳而言的,因为蜈蚣钳式的搭口线基本上是两条夹角较大的呈外拱的弧线。
若如此看来,我们的艺兰先贤,为大小平切这两个“形、式”起称谓时,所采用的修辞手法乃是白描。
解决了“平切”的问题,“三并”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简而言之便是三瓣并立之意。并字的本义便是并行,并列。《说文》曰:“从二立”,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肩并肩。并字的金文字形便是二人并立之形。仅就字面分析,若论位置关系的疏密,并的情形比要比切的情形轻微。这也是“头形八法”中将大小平切列在大小三并之后的原因。
前面已经说过,如在“头形八法”中按照捧瓣雄性化程度分析它的排序,是恰好可以构成一条V形谷线的,而这其中,排前面的五个头形刚好占据了这条V形谷线的半壁江山,即也是一条由上而下的坡线。前面曾经提到反应小蕊形态的全息内容:小蕊的整体外轮形态;小蕊单个瓣端的形态;以及瓣端之间呈现出来的位置关系等。而这些,都是与捧瓣雄性化程度成比例密切相关的。
如果我们用几何学中“布尔运算”的角度来看待不同小蕊头形主瓣与二副瓣所呈现出来的位置关系,无外乎也是物体之间“相离、相交、相切”的关系。而只要我们大家细细体会,即便仅从字面上分析,钳、并、切 ,这三个字的字义,其实也都是包含了一种动势在里的。这种动势,已然向我们传达了三瓣间的位置关系,同时,这三个字由第一形的“钳”、到第二三两形的“并”、再到四五两形的“切 ”,原本就是蕊端三瓣由疏至密的排序:“钳”是呈尖部对抱的三瓣相离、“并”是三瓣相交、“切”即是三瓣相切。
“头形八法”中,捧瓣雄性化程度最强烈的是“蜈蚣钳头形”,大抵相当于“五门八式”中的“油灰块”,如若严格分级,则是“油灰块”稍强、“蜈蚣钳头形”稍弱。捧瓣雄性化位于这一级别的蕙花小蕊,三瓣多会被里面的太过雄性化的捧瓣撑开,“馅儿”大“皮儿”小,“皮儿”包不住“馅儿”,所以“花未开先见捧心”,“露馅儿”了。但此种头形的小蕊外瓣,亦同时会因为捧瓣的强烈雄性化而呈瓣尖内扣,所以,小蕊总体上呈尖部对抱的三瓣相离。
大三并头形的小蕊捧瓣雄性化程度位列第二,“馅儿”小了,“皮儿”勉强可以包住。所以,此种小蕊头形的三瓣已然可以“肩并肩”了,此时的三瓣位置关系就是相交了。
小三并头形的小蕊捧瓣雄性化程度位列第三。所以,此种头形的三瓣虽然也是“肩并肩”的,又由于捧瓣雄性化程度还要小一些,外三瓣亦较大三并头形稍长,从而使得蕊端就比大三并头形显得瘦小,再加上由于“馅儿”更小,外三瓣便得以“并”得比大三并头形更密切,副瓣与主瓣的重叠更多。蕊尖所呈现出来的“三并”形式,自然就显得比上一式小了。
到了捧瓣雄性化程度位列第四的大平切头形,“馅儿”愈加小了,小蕊端部的副瓣几乎可以包裹主瓣的全部,搭口线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成为两条夹角较小的平直线段。此时,三并已然成为二“切”一,变相交为相切了。
捧瓣雄性化程度位列第五的小平切头形,亦由于捧瓣雄性化程度进一步减小,外三瓣的相应拉长,蕊端就比大平切头形显细。小平切头形的称谓自然就顺理成章的诞生了。
应当认识到,在“头形八法”中,尖部对抱三瓣相离的“蜈蚣钳头形”、三瓣相交的“大小三并头形”、三瓣相切的“大小平切头形”,体现在现实中的蕙花小蕊上是会发生一些窄幅范围内的摇摆波动的。加之人们对这些名称的理解认同上所存在着的各自的殊异与调整完善。到了“五门八式”时期,原先“头形八法”中这些名称的本身与名称下辖的具体内容已经发生了悄然的改变,但这种改变是传承的、延续的、关联的。
前面已经提到,兰花是活的生命体。而“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都只是一种概率化的打包分类。这种分类之间的关系是一种上下游之间的渐变关系。八个分类内部及分类之间,也都存在着许多无级别渐变的中间类型,都可以再次进行由粗至细的无限制切割。这些临近分类之间就难免会发生钟摆样的位置变化。但若从分类的本身着眼,这种变化便只是形变而非质变。所以,我们要辩证的看待“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本身,以及“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之间的“和而不同”。
八形和八式既是静态的同时又是动态的。静中有动、动中有静,静动结合、动静相谐,生命的无限魅力即在于此。认识到了这一点,方得令我们对国兰的感知由表及里,不至失于偏颇。

“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中还剩一个不得不讨论的话题:官种与巧种。这也是一个相当有争议的话题。限于篇幅,不多赘述。
所谓官种与巧种的实质是什么?摈弃隔靴搔痒,一言蔽之:官种即是细花中的大花种,巧种即是细花中的小花种。
大家知道,通常情况下,国兰外三瓣的宽度,是与捧瓣雄性化程度成正比的,而国兰外三瓣的长度,是与捧瓣雄性化程度成反比的。而外三瓣的长度,决定了花径的大小。这样一来,捧瓣起微兜或微有白头的弱雄性化的花就比捧瓣雄性化强烈的硬捧的花大。
如果从字面上分析,艺兰先辈们之所以将大花种称作官种,乃是取“官”字的本义延伸。《說文》曰:“官,从宀(音 mián)、犹众也。”“官”字的甲骨文字形,亦从“宀”。以冖覆众,治众之意。宋黄庭坚《书幽芳亭记》曰:“兰似君子,蕙似大夫。”大夫者即是官也。老百姓是要被当官的管着的,即便小官也比平头百姓大。若当了官更不待言,自然更是越大越好。引申到蕙花称谓上上,大花种便理所当然的被呼作“官种”了。
将小花种称作巧种就更好理解了。巧,乖巧、小巧,玲珑之意。捧瓣雄性化强的花花,外瓣短、花径小,花姿乖巧,花形小巧。将小花种的花花称作巧种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特别说明一点,官种花的捧瓣呈弱雄性化,是雄性化弱,而不是没有雄性化。但这种弱雄性化有时候会因为营养状况等关系呈隐性表现,即所谓“力竭则开滑口”。壮了,是还会回来的。官种乃是对蕙花中的细花而言,再“高端”的行花也是不能称作官种的。
另一方面,官种花与巧种花一样,也有三六九等。一品大员是官,九品芝麻官也是官,至于你对那个级别的官员才“感冒”,买不买账全在各人。对于官种花的定位,也是随天时、地利、人和,演进变化的。
清嘉庆元年(丙辰公元1796年)朱克柔《第一香笔记》:“蕙花中以官种水仙为贵,花头极大而肩平,较之寻常水仙,迥然不同,凡白捧心上起油灰,兼有深兜;花大如杯者,即为官种水仙,梅瓣、荷花亦有官种,惟花特大于常品,瓣厚而不落肩,所以可贵。”同时又说:“大概兰蕙花瓣俱须短阔,兰之花头略小不妨,蕙则必须肥大,方有拔俗超群之意。”“兰如绰约好女,静秀宜人,蕙如端庄少年,束带立朝,兰以幽胜,有雅人名士之风,蕙以其名,得蹀躞豪华之概。”并且道出了其中的道理:“余友黄花奴云:‘水仙梅瓣之重官种者,譬诸书画中颜柳荆关,气浑力厚,自具一种沉雄之概,若寻常水仙梅瓣,谓之行瓣,花小而怯薄,如文董唐仇,非不可观,相形见绌矣’。”可见,这一时期官种的准入门槛是非常高的,极其严格。
清嘉庆十六年(辛未,公元1811年)屠用宁《兰蕙镜》:“若外三瓣短阔,捧心无白边,不起兜者为官种水仙。”很明显,这里提及的官种显然是我们现今所说的荷瓣,有些混了。《兰蕙镜》成书只比《第一香笔记》晚15年,《第一香笔记》中有:“今之所谓荷花,不过阔超瓣、大团瓣耳,人情溺于所好,故盛称之,何必深辨,至于品有一定,明眼人自能不为所惑。”之说。由此可见那时的“所谓荷花”还是个新名词儿,古时信息不畅。《兰蕙镜》成书只比《第一香笔记》晚15年。是否存在这种可能,《兰蕙镜》成书之时屠用宁尚不知荷为何物呢?
清嘉庆十八年(癸酉,公元1813年)方时轩《树蕙篇》:“官种者,花大品全,超于众者,非官种,皆小名之。”与《第一香笔记》相统一。
清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许霁楼《兰蕙同心录》:“另有官种水仙,捧瓣兜浅,微有白边者是也。”到了这时期,对的官种的要求就方得宽了。
清光绪二年(丙子,公元1876年)袁世俊《兰言述略》:有白头者称“巧种”,无白头者称“官种”,皆为上品。
民国十二年(癸亥,公元1923年)吴恩元《兰蕙小史》这样论述官种水仙:开宽边,蒲扇捧,春兰舌,是为官种水仙。对于蒲扇捧,书中是这样描述的:“捧短园边缘微微有兜,并有白边,形似蒲扇。”这时期,对于官种的要求比较中庸。
解放后的兰著,对“官种”与“巧种”的介绍大多是:“捧瓣尖部呈白色或厚肉质兜状着为巧种,没有白头或微有浅兜者称为官种。”,“官种即捧瓣有白边浅兜,俗称滑口”一类差不多的内容了。
关于“官种”“巧种”暂言至此。蕙花小蕊“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的另类解读全篇亦至此暂告一段落,就此打住。
程梅的小蕊“五门八式”中属“蜈蚣钳”、“头形八法”中属“大三并”

兰花解图5

兰花解图5


元字的小蕊“五门八式”中属“大平切”、“头形八法”中属“小三并”

兰花解图6

兰花解图6


大一品的小蕊“五门八式”中属“大平切”、“头形八法”中属“小三并”

兰花解图7

兰花解图7


长寿梅的小蕊“五门八式”中应属“小平切”、“头形八法”中应属“大平切”

兰花解图8

兰花解图8


仙绿(后上海梅)的小蕊“五门八式”中应属“小平切”或“杏仁形”、“头形八法”中属“瓜子口”

兰花解图9

兰花解图9


染字的小蕊“五门八式”中应属“油灰块”、“头形八法”中应属“蜈蚣钳”

兰花解图10

兰花解图10


兰花解图11

兰花解图11


兰花解图12

兰花解图12


兰花解图13

兰花解图13


上三幅同一杆崔梅的小蕊非常有意思:“五门八式”中的“油灰块”;“五门八式”与“头形八法”中的“蜈蚣钳”;头形八法中的“大三并”,一杆里面全齐活。生动的向我们展现了自然造化之神奇与“五门八式”与“头形八法”的“和而不同”
二者虽然各有八形八式,但其中有五个“形、式”是相同的,只不过“头形八法”中在名称后多了“头形”两个字,再加上余下的六个“形、式”,总共十一个“形、式”。它们分别是:蜈蚣钳、大三并、小三并、大平切、小平切、杏仁形、瓜子口、净瓶头、石榴头、油灰块、尖头形。
这十一个“形、式”里面,蜈蚣钳、杏仁形、瓜子口、净瓶头、石榴头、油灰块六个运用了比拟的修辞手法,取其形似,直观而易懂,比较好理解;尖头形采用的修辞手法是白描,也非常贴切;剩下四个:大三并、小三并、大平切、小平切,两大两小。
什么三并、什么平切的咱们不懂,大小还是分得清的。所以,看起来四个,其实是两个:三并、平切。
继续往下走,什么并、什么切的咱们或许不懂。三,一二三,三个数还是识的;平,什么可以叫作平,咱们大概也不会出什么原则性的问题。
那就只剩下两个字了:并!切!
关于切,几乎解放后的所有兰著都有相类似的解释:“大平切,指花蕾出壳后,蕊顶如刀切平一般,小平切,是指蕊顶的平切较小”。
这一解可就把咱害苦了。
自打养蕙初始,咱就盯着大小平切的蕾形看,别说小平切了,就是大平切,怎么看这蕊顶都与经验中对平的认知挂不上钩。当然,当有些蕊尖抱得不是很紧的情况下,平切类的蕊顶也会有些显平,但平得非常有限。而且蕊顶那一小点的“平”,往往是大平切的蕊顶平切不“大”、小平切的蕊顶平切不“小”。
蕊顶平的蕾形不是没有,瓜子口的蕊顶就是平的,蜈蚣钳的蕊顶也有平的,某些油灰块的蕊顶有时候可以平得在上面跳舞。可跳舞归跳舞,也不可能一跳舞油灰块就嫁给大平切变成一家子不是。渐渐的,花看得多了,越琢磨这事儿越不对:蕊顶若平,无论大平还是小平,舒瓣后的瓣端若非内扣必是中缺,非梅即飘,怎会开出五瓣分巢的标准大舌仙?

先贤著述,是非常讲究炼字词的,在字义表达的精准度上,基本上都是精确制导、弹无虚发的。莫非这切字乃是另有所指?
国语发音中,切字读平声qiē时候,可能大家最先联想到的就是刀切,不过这切字的含义可不止用刀这么简单!作为本义的延伸,切字还可以用来表示物体之间的一种位置叠合关系,即几何中的体与体相切;另外,切字在江浙方言的发音只有一种,无论是要表达何种意思,都是读作去声的。而在国语发音中,当切字读去声qiè时候第一个意思就是密合、贴近之义。那么创始于江浙的“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中的大小平切里的“切”字 会不会也同时蕴含了这层含义呢?
大家知道,无论是五门八式还是头形八法,之所以看小蕊,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根据小蕊的形态推断其日后的开品。而小蕊的全息形态,主要是由三个方面体现出来的:第一、小蕊的整体外轮形态,第二、小蕊三瓣中单个瓣端的形态,第三,瓣端之间呈现出来的位置关系。等等。
所以,看小蕊,第一步就是要看小蕊的整体外轮形态。《第一香笔记》中说:“花蕊以短而圆绽为上。”五门八式行花门一节亦云:“尖头形——蕙中开梅仙外,尽属此形。上搭深而蕊形短阔,或开荷瓣,否则皆无名粗花而已。”小蕊的外轮廓即是二副瓣的中筋,通过小蕊外轮廓的长宽比,既可初步判断其日后外三瓣的长宽比。
第二步,就是要看小蕊三瓣中单个瓣端的形态,由于小排玲时基本上还无法看到小蕊的阴面,此时即是通过察看小蕊二副瓣边际线至外轮廓的形态所展现出来的半片瓣端形态,镜像出瓣端的全貌。
第三步,即是要通过瓣端之间呈现出来的位置关系,比如二副瓣之间的抱合情形(搭口),进一步判断放花后的外瓣形状。当露出“凤眼”之时,还要通过察看“凤眼”的大小判断外瓣的收根情形。
我们智慧的前人,岂会只将目光聚焦于蕊顶之一锥?
不妨回过头,看看五门八式中便于理解的几式,蜈蚣钳、杏仁形、瓜子口、净瓶头、石榴头。这当中的杏仁形明显是用以形容小蕊的外轮形态,其余几式头形描述的也都是包含了小蕊端部向下延伸了的那一部分的,同时,还蕴含了小蕊瓣端的搭口线。比如蜈蚣钳,如果仅有端部的外轮廓线而没里面的有搭口线的话,是构不成完整的钳状形态的。瓜子口、净瓶头、石榴头,也都一样,都是由外部的外轮廓线与里边的搭口线一同组成了蕊端的整体形态。
所以,综合分析下来,所谓平切所指的部位,原文本意应该是指小蕊端部二副瓣纵向的抱合形态(上搭口)而非蕊尖的横向一线。兰友们只要仔细观察比较一下就会发现,平切式小蕊的搭口线基本上是两条夹角较小的直(平)线。且这两条搭口线的平直,是相对于上一式蜈蚣钳而言的,因为蜈蚣钳式的搭口线基本上是两条夹角较大的呈外拱的弧线。
若如此看来,我们的艺兰先贤,为大小平切这两个“形、式”起称谓时,所采用的修辞手法乃是白描。

解决了“平切”的问题,“三并”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简而言之便是三瓣并立之意。并字的本义便是并行,并列。《说文》曰:“从二立”,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肩并肩。并字的金文字形便是二人并立之形。仅就字面分析,若论位置关系的疏密,并的情形比要比切的情形轻微。这也是“头形八法”中将大小平切列在大小三并之后的原因。
前面已经说过,如在“头形八法”中按照捧瓣雄性化程度分析它的排序,是恰好可以构成一条V形谷线的,而这其中,排前面的五个头形刚好占据了这条V形谷线的半壁江山,即也是一条由上而下的坡线,它们的捧瓣雄性化程度是逐级递减的关系。而前面曾经提到反应小蕊形态的全息内容:小蕊的整体外轮形态;小蕊单个瓣端的形态;以及瓣端之间呈现出来的位置关系等,都是与捧瓣雄性化程度成比例密切相关的。所以,这五个头形小蕊的整体形态便也呈现出一种逐级递减的关系。
如果我们用几何学中“布尔运算”的角度来看待不同小蕊头形主瓣与二副瓣所呈现出来的位置关系,无外乎也是物体之间“相离、相交、相切”的关系。而只要我们大家细细体会,即便仅从字面上分析,钳、并、切 ,这三个字的字义,其实也都是包含了一种动势在里的。这种动势,已然向我们传达了三瓣间的位置关系。同时,这三个字由第一形的“钳”、到第二三两形的“并”、再到四五两形的“切 ”,原本就是蕊端三瓣由疏至密的一种排序:“钳”是呈尖部对抱的三瓣相离、“并”则是三瓣相交、“切”即是三瓣相切。
“头形八法”中,捧瓣雄性化程度最强烈的是“蜈蚣钳头形”,大抵相当于“五门八式”中的“油灰块”,如若严格分级,则是“油灰块”稍强、“蜈蚣钳头形”稍弱。捧瓣雄性化位于这一级别的蕙花小蕊,三瓣多会被里面的太过雄性化的捧瓣撑开,“馅儿”大“皮儿”小,“皮儿”包不住“馅儿”,所以“花未开先见捧心”,“露馅儿”了。但此种头形的小蕊外瓣,亦同时会因为捧瓣的强烈雄性化而呈瓣尖内扣,所以,小蕊总体上呈尖部对抱的三瓣相离。
大三并头形的小蕊捧瓣雄性化程度位列第二,“馅儿”小了,“皮儿”勉强可以包住。所以,此种小蕊头形的三瓣已然可以“肩并肩”了,此时的三瓣位置关系就是相交了。
小三并头形的小蕊捧瓣雄性化程度位列第三。所以,此种头形的三瓣虽然也是“肩并肩”的,又由于捧瓣雄性化程度还要小一些,外三瓣亦较大三并头形稍长,从而使得蕊端就比大三并头形显得瘦小,再加上由于“馅儿”更小,外三瓣便得以“并”得比大三并头形更密切,副瓣与主瓣的重叠更多。蕊尖所呈现出来的“三并”形式,自然就显得比上一式小了。
到了捧瓣雄性化程度位列第四的大平切头形,“馅儿”愈加小了,小蕊端部的副瓣几乎可以包裹主瓣的全部,搭口线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成为两条夹角较小的平直线段。此时,三并已然成为二“切”一,变相交为相切了。
捧瓣雄性化程度位列第五的小平切头形,亦由于捧瓣雄性化程度进一步减小,外三瓣的相应拉长,蕊端就比大平切头形显细。小平切头形的称谓自然就顺理成章的诞生了。
下余(喬皮)角门——宽边三形中的瓜子口头形、净瓶头头形、石榴头头形,则由于占据了捧瓣雄性化程度V形谷线另一半的上坡线,捧瓣雄性化程度呈逐级递增,所以,瓣端则由轻微飘翘至中度飘翘再至重度飘翘,也呈现出相应的逐级递增关系。

应当认识到,在“头形八法”中,尖部对抱三瓣相离的“蜈蚣钳头形”、三瓣相交的“大小三并头形”、三瓣相切的“大小平切头形”,体现在现实中的蕙花小蕊上是会发生一些窄幅范围内的摇摆波动的。加之人们对这些名称的理解认同上所存在着的各自的殊异与调整完善。到了“五门八式”时期,原先“头形八法”中这些名称的本身与名称下辖的具体内容已经发生了悄然的改变,但这种改变是传承的、延续的、关联的。
前面已经提到,兰花是活的生命体。而“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都只是一种概率化的打包分类。这种分类之间的关系是一种上下游之间的渐变关系。八个分类内部及分类之间,也都存在着许多无级别渐变的中间类型,都可以再次进行由粗至细的无限制切割。这些临近分类之间就难免会发生钟摆样的位置变化。但若从分类的本身着眼,这种变化便只是形变而非质变。所以,我们要辩证的看待“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本身,以及“头形八法”与“五门八式”之间的“和而不同”。
八形和八式既是静态的同时又是动态的。静中有动、动中有静,静动结合、动静相谐,生命的无限魅力即在于此。认识到了这一点,方得令我们对国兰的感知由表及里,不至失于偏颇。
古文的释义,“句读”、“训诂”,原本是经学家们的专行;而对于我们深爱着的国兰的探知,恐怕更是终其一生亦难求半。之所以发表此番胡言乱语,意在给对此方面有兴趣的兰友们提供某种看待问题的另类角度,为的是抛砖引玉,非常希望能够聆听兰友们各自的见解。匆忙草就,错漏难免,诚望各位方家、老师不吝指正。
弘扬国兰文化,传播兰花知识!

4

主题

769

帖子

1927

积分

初中一年级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927
发表于 2014-2-21 17: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捧瓣的强烈雄性化而呈瓣尖内扣,所以,小蕊总体上呈尖部对抱的三瓣相离。”
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发帖是一种乐趣,回帖是一种态度!发布的高质量贴将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进行推送!高质量贴格式要求:图片清晰,附有文字说明,版面工整,个人原创!微信搜索公众号:兰花吧 关注后可在线回答你对兰花方面的提问!!

4

主题

769

帖子

1927

积分

初中一年级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927
发表于 2014-2-21 17: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嘉庆元年(丙辰公元1796年)朱克柔《第一香笔记》:“蕙花中以官种水仙为贵,花头极大而肩平,较之寻常水仙,迥然不同,凡白捧心上起油灰,兼有深兜;花大如杯者,即为官种水仙,梅瓣、荷花亦有官种,惟花特大于常品,瓣厚而不落肩,所以可贵。””
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发帖是一种乐趣,回帖是一种态度!发布的高质量贴将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进行推送!高质量贴格式要求:图片清晰,附有文字说明,版面工整,个人原创!微信搜索公众号:兰花吧 关注后可在线回答你对兰花方面的提问!!

4

主题

769

帖子

1927

积分

初中一年级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927
发表于 2014-2-21 17:42:56 | 显示全部楼层
“由第一形的“钳”、到第二三两形的“并”、再到四五两形的“切 ”,原本就是蕊端三瓣由疏至密的一种排序:“钳”是呈尖部对抱的三瓣相离、“并”则是三瓣相交、“切”即是三瓣相切。 ”
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发帖是一种乐趣,回帖是一种态度!发布的高质量贴将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进行推送!高质量贴格式要求:图片清晰,附有文字说明,版面工整,个人原创!微信搜索公众号:兰花吧 关注后可在线回答你对兰花方面的提问!!

3

主题

52

帖子

232

积分

三年级

Rank: 4

积分
232
发表于 2013-3-24 19: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天那
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发帖是一种乐趣,回帖是一种态度!发布的高质量贴将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进行推送!高质量贴格式要求:图片清晰,附有文字说明,版面工整,个人原创!微信搜索公众号:兰花吧 关注后可在线回答你对兰花方面的提问!!

4

主题

58

帖子

163

积分

二年级

Rank: 3Rank: 3

积分
163
发表于 2013-11-2 22: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兰友养细品必读
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发帖是一种乐趣,回帖是一种态度!发布的高质量贴将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进行推送!高质量贴格式要求:图片清晰,附有文字说明,版面工整,个人原创!微信搜索公众号:兰花吧 关注后可在线回答你对兰花方面的提问!!

4

主题

769

帖子

1927

积分

初中一年级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927
发表于 2014-2-21 17: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蕊顶那一小点的“平”,往往是大平切的蕊顶平切不“大”、小平切的蕊顶平切不“小”。”
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发帖是一种乐趣,回帖是一种态度!发布的高质量贴将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进行推送!高质量贴格式要求:图片清晰,附有文字说明,版面工整,个人原创!微信搜索公众号:兰花吧 关注后可在线回答你对兰花方面的提问!!

4

主题

769

帖子

1927

积分

初中一年级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927
发表于 2014-2-21 17: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蕊顶若平,无论大平还是小平,舒瓣后的瓣端若非内扣必是中缺,非梅即飘,怎会开出五瓣分巢的标准大舌仙?”
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发帖是一种乐趣,回帖是一种态度!发布的高质量贴将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进行推送!高质量贴格式要求:图片清晰,附有文字说明,版面工整,个人原创!微信搜索公众号:兰花吧 关注后可在线回答你对兰花方面的提问!!

4

主题

769

帖子

1927

积分

初中一年级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927
发表于 2014-2-21 17: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何中的体与体相切”-我个人理解:类似于几何里的切线的说法。
所以,版主说的“密合、贴近”特别传神!堪称完美。
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发帖是一种乐趣,回帖是一种态度!发布的高质量贴将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进行推送!高质量贴格式要求:图片清晰,附有文字说明,版面工整,个人原创!微信搜索公众号:兰花吧 关注后可在线回答你对兰花方面的提问!!

4

主题

769

帖子

1927

积分

初中一年级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927
发表于 2014-2-21 17: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捧瓣雄性化程度:“油灰块”稍强,“蜈蚣钳头形”稍弱。”
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发帖是一种乐趣,回帖是一种态度!发布的高质量贴将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进行推送!高质量贴格式要求:图片清晰,附有文字说明,版面工整,个人原创!微信搜索公众号:兰花吧 关注后可在线回答你对兰花方面的提问!!

4

主题

769

帖子

1927

积分

初中一年级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927
发表于 2014-2-21 17: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官种即是细花中的大花种,巧种即是细花中的小花种。”
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发帖是一种乐趣,回帖是一种态度!发布的高质量贴将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进行推送!高质量贴格式要求:图片清晰,附有文字说明,版面工整,个人原创!微信搜索公众号:兰花吧 关注后可在线回答你对兰花方面的提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